> 金融 >

維信金科變相“砍頭息”由保險變擔保

時間:2019-10-15 10:13:58       來源:商業觀察雜志

7月22日,銀保監會財險部向各財險公司發送了《關于開展現金貸等網貸平臺意外傷害保險業務自查清理的通知》(下稱《通知》)。監管部門要求,自通知下發之日起,公司應立即停止通過現金貸等網貸平臺銷售意外傷害保險業務,關閉清理相關業務管理信息系統,持續監測已停止合作的現金貸等網貸平臺是否存在私自銷售意外傷害保險的情況,如發現應立即制止。

砍頭息,指的是高利貸或地下錢莊,給借款者放貸時先從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錢。而平臺搭售的保險產品價格遠高于市面上常見的意外險,而保額也低很多,同時這些保險產品往往不通知受保者,是變相的“砍頭息”。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條規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并計算利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指出,經營者與消費者進行交易,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經營者向消費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應當恪守社會公德,誠信經營,保障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不得設定不公平、不合理的交易條件,不得強制交易。

自監管要求保企排查與現金貸開展意外險業務通知后,很多借款用戶開始投訴此前被扣保費的現金貸平臺。其中,維信金科旗下卡卡貸和豆豆錢均遭大量投訴,涉及合作保險機構包括永安保險、眾惠保險。

9月25日,陳女士在聚投訴上稱,自己2019年4月3日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貸款平臺(維信卡卡貸)和永安財產保險私自替她購買了意外險,保費為1199元。自己聯系永安保險客服要求退還保險費,遭到了拒絕。

陳女士的投訴截圖

陳女士的事件實際發生于4月3日,也就是銀保監會財險部的《通知》下發前,被投訴對象為維信卡卡貸和永安保險。

在一些投訴平臺上,關于現金貸平臺搭售保險的投訴不在少數,以“搭售保險”為關鍵詞搜索,秒購、惠花花、來分期、月光俠、暖薪貸等多家平臺均被用戶投訴在借款中被強制搭售保險,而且搭售的保險保費比市場價格高出數十倍甚至上百倍。

事實上,現金貸平臺所搭售的意外傷害保險主要針對借款人,僅保障借款人因意外傷害造成的身故和殘疾兩項,保費數額對應借款金額多少而不同。在現金貸市場上,甚至出現不買保險就不能借錢的現象。這種變相的“砍頭息”行為正是此次銀保監會重拳出擊的對象。

銀保監會財險部下發《通知》后,多家搭售意外傷害保險的現金貸平臺已停止與保險公司合作,但與此同時,個別現金貸為“砍頭息”謀得新出路,根據網友投訴顯示,維信卡卡貸“砍頭息”已由永安保險變為鴻飛擔保。

9月20日,袁先生在聚投訴上表示,自己在維信卡卡貸上面借了兩筆貸款,第一筆是在2019年7月15日借款4000元,信息顯示扣除了保險費用,到賬后在2019年7月23日就直接從他銀行卡里扣除了399元錢。第二筆借款是在2019年9月17日里借了筆4500元,9月20日借款到賬幾分鐘后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由中金支付(鴻飛擔保)從他銀行卡里扣除了一個400元的費用,兩筆借款共計扣除799元。

袁先生投訴截圖

袁先生的兩筆借款正好處于《通知》下發前后,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從他的示例可以發現,維信金科的變相“砍頭息”由保險變為了擔保。

維信金科旗下產品問題不斷

9月25日,魏先生在聚投訴上發帖稱,維信金科旗下維信卡卡貸,還款日主動還款通道關閉,不讓還款。第二天直接就產生了100元不知道什么費用。

袁先生投訴截圖

同一天,范先生也在聚投訴上稱24日位還款日自己因為工作原因導致未能及時還款,第二天便發現需要多還100元逾期費用。

事實上,維信金科旗下的維信卡卡貸、豆豆錢等產品除了高額逾期費用外還存在無法提前清貸、惡意收取逾期費、暴力催收等問題。

維信金科憑借貸款業務實現營收和利潤大幅增長

上海維信薈智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維信金科)是一家線上消費金融服務商,于2018年6月21日在香港上市,主要股東包括馬廷雄(持股37.91%)、廖世宏(持股21.65%)、廖世強(持股2.91%)、葉家祺(持股2.72)、胡澤民(持股0.55%),分別擔任董事會主席、首席執行官、首席運營官、獨立非執行董事、執行董事。 旗下產品包括維信卡卡貸(額度0.3萬-5萬,月費率不高于1.73%)、豆豆錢(額度最高20萬,最快當天放款)、星星錢貸(額度最高5萬,等額本金,隨借隨還)。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三款產品定位不同,但主營業務均為現金貸。

維信金科官網披露的財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總收入18.6億元,較2018年同期12.7增長46.4%。經調整的凈利潤為1.93億元人民幣,較2018年的0.96億元同比增長102%。 正是憑借現金貸業務,維信金科上半年營收和利潤均大幅增長。

現金貸換個馬甲逃避監管的手段層出不窮,高利貸利潤超高,使得一些公司利用監管的漏洞,在互聯網上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不斷變更名字,變換形式,鋌而走險獲取利潤,要想杜絕砍頭息等亂象,不僅要對細化監管方案,對網貸機構和保險公司進行管控,追根溯源,還要鼓勵借款人根據合理需求去選擇合法產品。

針對以上問題,我刊致電致函維信金科相關人員,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對于維信金科變相“砍頭息”由保險變擔保的行為,《商業觀察》將會繼續關注。(見習記者 曹亞菲)

广东时时彩有几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