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 >

“標與非標”是什么?“非非標”又是什么?

時間:2019-10-16 15:11:47       來源:人民網-金融頻道

人民網北京10月16日電(張玫) 近日,為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產品投資,強化投資者保護,促進直接融資健康發展,有效防控金融風險,人民銀行會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部門起草了《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認定規則》”),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意見反饋截止時間為2019年11月10日。

《認定規則》中明確指出,此前一直被業內認為是“非非標”的“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有限公司的理財直接融資工具,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有限公司的信貸資產流轉和收益權轉讓相關產品,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債權融資計劃,中證機構間報價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憑證,上海保險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債權投資計劃、資產支持計劃,以及其他未同時符合本規則第二條所列條件的為單一企業提供債權融資的各類金融產品”,是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

“標與非標”是什么?“非非標”又是什么?

2013年3月出臺的銀監會8號文《關于規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投資運作有關問題的通知》,拋出了對“非標”的明確定義,《通知》指出:非標準化債權資產是指未在銀行間市場及證券交易所市場交易的債權性資產,包括但不限于信貸資產、信托貸款、委托債權、承兌匯票、信用證、應收賬款、各類受(收)益權、帶回購條款的股權性融資等。“標與非標”自此被分隔兩岸。

業內人士表示,“非非標”不是規范用語,而是業內俗稱,泛指各種既不歸入標債、又不歸入非標的債權資產類別。

2016年8月出臺的銀監會82號文《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于規范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業務的通知》規定:“銀行理財產品投資信貸資產收益權,在銀登中心完成轉讓和集中登記的,相關資產不計入非標準化債權資產統計,在全國銀行業理財信息登記系統中單獨列示。”

由于銀行可以將信貸資產拿到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形成信貸資產流轉和收益權轉讓相關產品,故這些產品既不納入非標,也不符合標債定義,因此便稱“非非標”。

《認定規則》延續《資管新規》 開啟8000億“非非標”資本管理新變局

據國信證券近日發布的證券研究報告,從2019 年6 月末的理財資產投向數據來看,非保本理財持有資產約 25.12 萬億元,其中銀登信貸資產流轉、理財直融工具兩者合計約占3%,再加上一些其他小品種,總規模可能在 8000億元左右。其中,占比最大的是銀登信貸資產流轉,理財直融工具和其他“非非標”都不多。

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10月12日發布的《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報告(2019年上半年)》提到,2018年4月央行等四部門發布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銀發〔2018〕106號,以下簡稱“資管新規”)和2018年9月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理財新規”)發布后,銀行理財業務的相關定義和口徑發生了變化,只有非保本理財產品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資管產品。

業內人士表示,《認定規則》是去年《資管新規》的延續,它的政策內核在于給出劃分債權類資產的框定細則,從而影響資管產品的資產配置行為。《認定規則》在《資管新規》的基礎上進一步細化了這五大條件。

《資管新規》對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認定提出了“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記,獨立托管;公允定價,流動性機制完善;在銀行間市場、證券交易所市場等經國務院同意設立的交易市場交易”五大條件。

而《認定規則》明確指出,下列資產屬于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債券、資產支持證券等固定收益證券,主要包括國債、中央銀行票據、地方政府債券、政府支持機構債券、金融債券、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公司債券、企業債券、國際機構債券、同業存單、信貸資產支持證券、資產支持票據、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的資產支持證券,以及固定收益類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等。”

山東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高金窯表示,從某種意義上說《認定規則》是對《資管新規》的延續和進一步細化,例如《認定規則》通過對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認定解決了《資管新規》里面的“統一產品分類”、“打破剛性兌付”、“嚴禁資金池”以及“公允價值計量”等多個問題,從而可以使《資管新規》真正可以落地。

專家:《認定規則》發布有助于銀行將更多資金投向標準化市場和資本化市場領域

“非標定義嚴格有利于防控金融風險”。《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報告(2019年上半年)》提到,“為強化理財業務風險隔離,推動銀行理財回歸資管業務本源,更好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2018 年 12 月以來,銀保監會已批準 12 家銀行業金融機構設立理財子公司,目前已有 6 家正式開業運營。理財子公司在 2019年正式落地,開啟了銀行理財市場的新時代,對促進資管行業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高金窯表示,《認定規則》劃清了標準化產品與非標產品之間的界限,防范了由信息不透明、管理混亂等因素所帶來的潛在風險,嚴格的非標定義通過信息透明化、交易規范化、獨立托管等途徑在很大程度上防范和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發生。

“銀行理財業務成本提高,但收益難言大幅下滑。”廣發證券分析師周君芝公開表示,“《認定規則》對非標的認定細則還留有彈性空間,綜合來看《認定規則》發布對信用收縮的邊際影響比較有限。”

周君芝指出,“事實上非標資產種類繁多,其中規模較大的還是在委托貸款、信托貸款和票據等主流非標品種,北交所債券融資計劃等從規模上看不是主流非標品種。”

“《認定規則》發布有助于銀行將更多資金投向標準化市場和資本化市場領域。”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認定規則》的發布會在一定程度上導致銀行理財子公司經營成本上升,但從長遠來看,這將有助于銀行將更多資金投向標準化市場和資本化市場領域,發展直接融資。這對我國資本市場的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具有重要意義。”

广东时时彩有几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