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車 >

中國發展甲醇汽車和甲醇燃料應用的時機已經成熟

時間:2019-10-15 11:25:21       來源:中國經濟網

經過近60年來的努力,我國對甲醇汽車的發展和甲醇燃料的應用,已經出臺了部分相關技術標準。此外,我國在甲醇生產技術和裝備以及應用技術等方面,均具有完全的核心自主知識產權。有“甲醇部長”之稱的何光遠指出,中國發展甲醇汽車和甲醇燃料應用的時機已經成熟。

“我國的甲醇汽車起步比電動車還早,現在看來這才是市場最急需的、真正的‘新能源汽車’。”郭孔輝表示,甲醇和氫燃料汽車及不同摻燒比例的低碳燃料汽車,都會成為市場的寵兒,應該盡量清除其準入障礙。“在汽車能源方面,我們要‘抓甲醇促氫能’、‘醇氫互補,甲醇當先’。”

“我建議將甲醇汽車納入新能源汽車體系管理,包括納入雙積分管理辦法,以及待遇方面的提升。”原機械工業部部長何光遠表示,畢竟甲醇汽車是清潔的,消耗的燃料可以實現自給自足,也對保障能源安全有可觀的貢獻率。

活動現場

近日,“國際甲醇汽車及甲醇燃料應用大會”正式召開。會上,來自政府部門領導、行業專家、企業高層,以及國外的業內人士,共同探討了國內甲醇汽車的發展現狀及未來發展趨勢。其中,有“甲醇部長”之稱的何光遠指出,“中國發展甲醇汽車和甲醇燃料應用的時機已經成熟。”

有效緩解能源壓力 發展甲醇汽車時機成熟

眾所周知,我國的能源資源結構是“缺油、少氣、相對富煤”。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的石油進口量為4.6億噸,對外依存度超過70%,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超過40%。何光遠認為,大量石油和天然氣依靠進口,直接導致我國的能源安全難以得到保障,因此探索一條既能保障能源安全,又能實現環境友好的能源消費原則,既是當代人必須回答的問題,也是產業人必須向社會提交的答卷。

原機械工業部部長何光遠

為此,我國開展了大量的多元化能源的基礎研究,甲醇就是其中之一。據介紹,早在上世紀70年代,我國就對甲醇燃料開展了在動力燃燒和熱力燃燒領域的應用研究。2012年,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關于開展甲醇汽車試點工作的通知》,正式組織在山西、上海、陜西以及其后的貴州和甘肅共10個城市組織開展甲醇汽車試點工作。

截至2018年,國內試點車輛共有1024輛,總行駛里程達1.84億公里,采集了涉及甲醇汽車經濟性、環保性、可靠性、安全性、適應性等5億多條的技術數據,在技術數據支撐下的評估總結報告充分證明,甲醇作為燃料可以安全地應用在機動車輛上。此外,國內甲醇產能也相當豐富,2018年產量達到6639萬噸。

經過近60年來的努力,我國甲醇汽車的發展和甲醇燃料的應用,已經出臺了部分相關技術標準。此外,我國在甲醇生產技術和裝備以及應用技術等方面,均具有完全的核心自主知識產權。何光遠自信地表示,“甲醇發展為大規模替代石油、煤炭清潔利用以及相關產業轉型升級的燃料,已經具備了充分的條件,可以有效地緩解國家能源安全的壓力。”

甲醇汽車及燃料輸配送加注裝備展覽會現場

盡管如此,我國甲醇燃料在實際推廣應用中還是存在諸多遺憾和很大困難。據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觀察,與論壇同時舉辦的第四屆“甲醇汽車及燃料輸配送加注裝備展覽會”,參展商僅有40家左右,且整個展廳稍顯冷清。某品牌展臺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可能前期所做的宣傳工作不夠,此次展會的參觀人員確實不多。他同時表示,“現在甲醇汽車的基礎設施并不健全,相關標準不清晰,法律制度也不夠完善。此外,核心零部件的成本問題還有待解決。”

對此,何光遠認為,甲醇推廣應用不理想,除宣傳引導力度不夠之外,主要原因是政府層面管理制度上,陳舊規章制度的制約和滯后的響應,部門協調機制仍存在諸多方面的掣肘。“我曾經呼吁,把補貼電動汽車的1%用來補貼甲醇汽車,這樣一來甲醇汽車發展要比現在好的多。”

純電汽車難題待解 新能源呈多元化趨勢

近年來,在財政補貼的推動下,國內新能源汽車得到長足發展,然而隨著補貼的退坡,新能源逐漸開始降溫。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國內新能源車累計銷售79.3萬輛,同比增長32%,其中純電動車銷售62.9萬輛,同比40.8%,與以往增速相去甚遠。中汽協方面表示,補貼政策退坡后,許多廠家面臨虧損的情況,因此不再積極推出新車,這顯然不利于新能源的發展。

澳大利亞國家工程院院士劉科

與此同時,新能源純電動汽車還面臨原材料緊缺與回收難的問題待解。澳大利亞國家工程院院士劉科表示,由于中國電動車的“推波助瀾”,目前國際鋰、鈷、鎳價格飆升。此外,電動汽車很快將迎來報廢高峰期,但回收再利用體系進展緩慢,存在嚴重的環境風險與隱患。

在中國工程院院士郭孔輝看來,由于各地資源條件和經濟發展水平不盡相同,市場需求和發展模式也有差異,因此不應該“一刀切”地發展高端純電動汽車,而是應該走多元化、多層次的汽車發展之路。

中國工程院院士郭孔輝

“我國的甲醇汽車起步比電動車還早,現在看來這才是市場最急需的、真正的‘新能源汽車’。”郭孔輝表示,甲醇和氫燃料汽車及不同摻燒比例的低碳燃料汽車,都會成為市場的寵兒,應該盡量清除其準入的障礙。“在汽車能源方面,我們要‘抓甲醇促氫能’、‘醇氫互補,甲醇當先’。”

工業和信息化部節能與綜合利用司一級巡視員李力對此深表贊同,“推動甲醇汽車區域發展,不僅有利于發揮我國煤炭資源優勢,促進傳統工業轉型升級,而且有利于實現我國能源多元化,改善能源結構、保障能源安全,對于改善區域環境質量,推動汽車工業綠色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記者姜智文)

广东时时彩有几种玩法